Posted 4 months ago

一周

生了一天病,还是决定把这个贴上来,反正这里已经沦为专用来贴repo的地方…

开着Your Hand in Mine打开备忘录, 原本是准备写个欢欣鼓舞的日记因为过去这几天真的太美好, 无法相信这么多这么好的事情能成为现实. 但是在看到女巫老师的广播之后又不淡定了.

「看演出就是给人回头的机会,从所有的无趣中转头看一眼,自己经历了什么,好的坏的,成为了谁。当我们年轻的时候,我们以为这一切都不会结束。」

但是这恰恰是永远无解的问题…你永远无法准确定义是谁的出现造就了如今的你,一个无心的举动就可以决定人生的走向.

在很久以前,早在那些重要的抑或不重要的细节被一遍遍回味之前,还未曾像今天这样不确定关于自己的一切.

"转山:边境流浪者"里写道,经过一趟旅途,或许不一定知道自己要什么,但起码会知道自己不要的是什么.

但是过去两个月的一切让我比从前更糊涂,更不知道一切的源头和结尾应当在那里. 在大多数时候,我似乎被剥夺了思考的能力,追随本能或许并不差,起码知道如何避开最坏的.

但是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要到哪里结束的这种绝望感再次把我淹没.

巨大的不确定感笼罩着我, 比从前更加不确定我是更需要精神上的致幻剂,还是现实生活中的物质安慰剂,一桌满满的饭菜和永远欢声笑语的同事;回到家刷完鞋洗掉全是泥浆的裤子之后,并不清楚这一切的意义在哪里.

虽然从一开始就吐槽没停过,但三甲港其实是个很带感的地方,风呼呼直吹,我频频抬头看空中的飞机,但是组织实在太操蛋,真的是……无法吐槽.

第二天急匆匆赶回家写稿的路上自作孽不可活开着Asphalt World的Remastered版本,结果一出地铁雨水就砸下来…… 至此我才真真实实感受到自己并没有一丝一毫能够逃脱post gig syndrome.

奇怪的是DMS这种极度冷感的专辑也能被某人唱得那么卖力,加上之前的签名的时候甜得一塌糊涂,很轻声地问我你叫什么名字,还问我”明天是你几岁生日”……难道我还能说我属老虎不成-,- 直接导致我已经忘了我最后是否说了谢谢、期待你再次来上海, 包里的歌词本也忘记拿出来签……真是脑细胞被狗吃了.

大概那些没有说出口的话才能变成永恒. 就像你是否记得地中海边的安安酱最终也只是一句玩笑话; 芷江的那场杯具不插电,大概也会变成我一错过就成永远永远无法再追回的Brett Anderson solo.

一切都像做梦一样, DMS的封面打在大屏幕上. 虽然并没有两年前大爱Introducing the Band和Stay Together+Still Life的惊喜,没有去年拉赫玛尼诺夫交响曲的开场,还有大波酱油粉频频退场坏了兴致……不过这些都不要紧, 原谅某人的理由只需要一个.

而在反复想该怎么开头怎么结尾让这篇并没有人会看的repo看起来稍微负责任一点的时候, 那些很久远很久远的细节, 会一下子全部从记忆里飞奔出来.

(至今没有面基的)女巫老师在2011年的那些照片、文字; 很久很久以前, 我还刻过一张给北北的CD, 最后一首是the next life; 久得我已经忘记了太多事情, 也久到足以让很多细节在脑海中一遍遍重复,留下印迹.

独自飞去香港, 从亚展回到市区后哭成傻逼; 大爱结束后在潮湿闷热的成都机场独自等飞回浦东的航班又差点哭到崩溃……柏林回苏黎世的那班火车, 那种现实世界不断逼近,平行世界不断往后退去的恐惧感,失落感…… Time is a flat circle, 同样的事情会一次又一次地发生.

我是在看《自由的老虎》前言的时候, 再次强烈意识到自己的过去将来都是被一些无法预计的力量所决定, 只是具体是什么, 并不知道.

"命运的剧本早已写好,只是不能提前偷看."

在新西兰南岛偏僻小镇度过寒冷深秋夜晚的那个酷似冷酷仙境的青旅里, 循环播着一张Radiohead的专辑, 我很确信那套诡异的音响系统里面夹杂了The Power的前奏……

为什么能阴差阳错地认识现在认识的这些人, 经历以前未曾想象过的一切, 甚至于如何形成的审美观, 好像都是很久以前都决定的了, 只是最后慢慢随着画卷的展开显露出来, 并不能做什么去强行改变这些.

本来这该是绵羊国矫情游记的一部分(或全部), 但是所有的线索都是连成一片的,并没有办法做到捂住一部分当做它们不存在,而之所以需要麻醉剂,也是因为这一切的问题从来都没有答案.

请耐心聆听命运的剧本, 甚至是明知最后的答案是片空白,为了并不知道的将来, 那些互相孤立的细节, 终有一天会连成一条命运的线索.

要借用S酱的话, 无论如何, 还是无法说再见.

又一次漫长等待的开始.

Posted 11 months ago

Suede Live at Shanghai, China 2013.10.3

昨夜过去24个小时之后 现在我耳机里是去年成都的bootleg

前年香港场结束之后那种痛到撕心裂肺末世感 无论在肉体和精神上都不复感觉得到 可是这种失落的滋味仍旧让人心悸

死活睡不着在手机上把能找得到的repo都过了一遍 最后的结论依旧是痛苦和折磨在他面前都没有意义

那些小得不能更小的细节 全部都记得清清楚楚 前年大舞台被广为传播的那张著名的回眸一笑 同样的北大厅出口不同的栏杆设置 那句没有叫出口的话 那张后来登在Guardian网站上的外滩剪影 那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美丽的幽蓝色

在成都的Encore最后时刻张开的双臂 那样明亮的色彩的映照下的侧影

这趟真是不敢多想 嗓子各种哑 掩盖不了的疲惫

所以我也必须不断变老 才能一次又一次和你重逢吧

歌单放到了Stay Together 这种从没有妄想过会发生的事情会成为现实 只能说任何事宁可做过了后悔不要错过了后悔

I still love your smile.

对了我最后还叫了一声Stay Lovely.

Let’s stay in this broken down love

Posted 1 year ago

fuckyeahneilcodling:

Suede - Barriers

目测烧香烧得还不够= =

Posted 2 years ago

6.23-8.23  

就想说真的还是刷刷二次元的东西更适合我 

Posted 2 years ago

suedescifilullabies:

Brett Anderson @Shanghai Oct 4, 2010

Posted 2 years ago

Suede Live at Chengdu, China 2012.6.23


大半年以前拼命追问自己这样脑残的意义所在
现在开始上升到感情究竟是如何升华这种形而上的问题了

这些年来根本也无所谓进步退步 只是各种下限在不断刷新
而且十分容易满足
之前经历再多的苦逼只要某人以甜美的姿态出现在台上完全就烟消云散
一切怨言都可以在看过现场之后就马上轻易地一笔勾销
……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没节操地】收回之前说的希望明年不要再来这类话

离开成都的这天早上 开始下雨
坐在机场里耳机里是上海场的pantomime horse和wild ones

眼前的这些曲调很难让人不联想起90年代初那些边缘的岁月 美艳的气息
但是那些气息逐渐褪去了 那种光芒却依旧在
只是直觉里现在的一切该是现在这样 而不是任何一种其他样子 早在之前就都已经注定了

看到西酱那篇repo之后眼泪就刷一下完全无法控制
说不清是哪句话戳中了泪点
什么一边看一边脑残到鼻涕眼泪横流这种事情是永远不会发生在我身上的
后遗症永远是滞后的

这种 一切都没有结束 一切都将以另一种方式重新开始的感觉
每一次以为是结束其实都是下一次的开始的错乱感
让我在三天内刷了无数遍香港和上海的靴腿还刷到了Love & Poison和ICA
就差没刷芷江的了[大误

一个月之前设想过的这个周六夜过去之后
那些细节在我这里统统是一片空白
是一定要靠事后的回味才能记起来的
文字也不失为另一种见证 只给自己看的那种

无数次的机缘巧合之后 这样的我站在这样的他面前
——所谓未来 不过是往昔

谢谢安安和S酱
偷一张图 via RayGwasYounG
再谢谢虫姐帮忙去水印

KEEP CALM AND STAY LOVELY

Posted 2 years ago

Sea Fog-Keane

Posted 2 years ago

The Orange Lights-Life is Still Beautiful

Posted 2 years ago

Texas

Posted 2 years ago